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友向往的博客

欢迎您!我的作品《雅缘乡情》已在纵横中文网首发。这是一部爱情、幽默、讽刺长篇小说

 
 
 

日志

 
 

【转载】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2016-11-12 22:37:03|  分类: 【英雄之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对越老山收复作战胜利三十周年

一九七九年三月,“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后,不甘心失败的越军依然多次骚扰入侵中国。五年来,越军不断地向中国境内农场、村寨、学校开枪开炮,发射各种枪弹四万余发,打死打伤我边境军民二百三十五人。迫使边民离开家园,穴居岩洞。致使三万一千七百九十三亩土地难以耕种和管理,数十万亩橡胶无法收割。五十二所学校被迫停课,学生不能上学读书……边疆各族人民强烈要求边防部队严惩越南侵略者,保卫祖国领土和边疆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老山是中越边境十二号界桩至十四号界桩之间最高点。占据老山,向北可通视我国境内纵深二十五公里的广大地区;向南可俯瞰越南老寨、清 水以南至河江省会二十七公里地区;向东可封锁我国麻栗坡县至越南河江省的主要通道、口 岸;向西可监视十二号界桩以西至扣林山边境诸要点。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从古至今,历 为兵家必争之地。  按照国际惯例,相邻两国边界两侧各十五公里以内禁止屯兵和进行军事演习。但越南政府自我军1979年完成自卫还击作战以后,不顾中国政府多次警告,秘密派兵侵占老山 。之后,越军又依托复杂的地形,修筑了大量坑道、堑壕、掩体、藏兵洞,并在靠近我 方一侧的阵地正面设有多道铁丝网、陷阱和防步兵壕。在距阵地四百至六百米的我方地段 ,设有警戒雷场。在距阵地五十至一百米处,设有宽正面、大密度的混合雷场。这些雷场又 配以各种障碍物,形成障碍区;障碍区之间的间隙再配以火力控制,形成了防御设置上 的大纵深。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五日,原昆明军区第十四集团军第四十步兵师受领作战任务。主要任务:收复被越军侵占的我老山地区,形成有利于我方的边境态势。“老山主攻团”被定为四十师的主攻团。主要任务:攻击并占领老山主峰。
     为了确保夺回老山的绝对把握,原昆明军区领导根据中央军委“杀鸡要用牛刀”的 指示,对四十师又加强了:炮兵第四师、十四军炮兵团、四十一师炮兵团、步兵第122团、 昆明军区通讯团、军区工兵第七团、汽车第二十二团、军区敌后侦察大队、四十二师侦察大 队、麻栗坡县民兵团。 原昆明军区第十四集团军第四十步兵师一一八团三个营作为主攻部队。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步兵第二营:前进4米之后
步兵二营五连是尖刀连,九班是五连的尖刀班,主要任务是沿连队的攻击线路为全连开辟通路。 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八日凌晨一点三十分,九班韩班长带着全班悄悄摸到二十一号高地前沿展开,开始秘密排雷。当时雾大天黑,伸手不见五指,再加上排雷不能出现任何声响,以免暴露企图,所以,排雷效率相当低,一小时只能前进二十米。
    凌晨六时左右,我炮兵开始向敌实施火力急袭。趁此机会,九班采用导爆索开辟通路,但由于草深林密,三十米长的导爆索无法伸展开,连续三次发射都不成功。这时候,我军的炮火已经开始延伸射击,按战前部署,这预示着离发起攻击的时间仅剩二十五分钟。军令如山,如果在最后时刻仍不能按时开通道路,将会大大增加即将发起冲锋的连队战友的伤亡。
团指在急切地询问五连的位置,营指在不断催促五连采取措施加快进度,副营长和连长在焦急地等待着九班破障的消息,全连的战友都在为九班捏着一把汗。
    这时的韩班长,心中非常清楚殆误战机将会产生的严重后果,更清楚在这种地形上破障开路的难度。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死神在一步一步地向连队逼近。韩班长思虑再三,将全班召集在一起,坚决而果断地说:“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我命令:全班编成四个小组,组与组之间距离十五米,用人体依次开辟通道。”话音一落,他就带着第一组的另外两名战士走向了雷区。
    他用竹竿拍、用刀砍、用脚踩,走在全组最前面。当他们在雷区前进了约七米时,他的左脚踏响了一颗地雷,左小腿被炸伤,左脚掌被炸掉四分之一,头部和胸部也受了伤,战友们用了三个止血带才给他包扎好。他急切地对副班长说:“第二组向前走,一分一秒也不能耽误。”接着,他拉住本组战士小孟说:“背着我,跟在第二组后面。”小孟背着他走了不到五米,第二组的三个战士就被爆炸的绊发雷击中,导致全部阵亡、重伤,小孟也被一颗地雷炸断了腿,背着的韩班长被摔到两米多远的草丛里。
    他挣扎着将第三、第四组的战士叫到跟前,说:“这里离越军第一道战壕大概还有五十米了,地雷可能越来越多,要打开通路,伤亡肯定更大。听我命令,我先在前面爬,如果我不行了,你们再分别上,无论如何我们九班要在十分钟内完成任务。”说完,他就拖着被炸伤的双腿,利用胳膊的支撑力,向前爬行、滚动……
    仅仅前进了四米,又一颗地雷引爆,将他的右手炸飞,头部和胸部再次负伤。韩班长实在爬不动了,过多的流血和剧烈的疼痛使他昏迷了过去……
    就这样,九班的战士们炸倒一个,再上一个,炸倒一个,再上一个,硬是在总攻发起之前一分钟,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雷区趟开了一条宽三米、长七十二米的通路。
    当九班最后一名全身血迹的战士,再次找到韩班长时,他已经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两眼望着前方,双手伸向了主峰方向。九班的十二名战士用自己的行动实现了他们全班战前立下的“攻克老山洒热血,愿为祖国献青春”的钢铁誓言。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步兵第三营:他用手一擦……

步兵第三营为“老山主攻团”的左翼攻击营,所辖的八连负责攻击五十四号高地,九连负责攻击五十号高地。两个连队犹如两把尖刀插向了敌人的心脏。
    九连的二排是突击排,在第一次攻击过程中,排长身负重伤倒在阵地上。此时,全排被敌人的高射机枪和重机枪压在一片开阔地带,由于分队无人指挥,陷于被动挨打的危险境地,人员伤亡不断增加,形势非常危急。
    在这关键时刻,四班长史光柱大声喊道:“全排注意,我是四班长,排长负伤了,现在全排听我指挥:四班的轻重武器一齐开火,压制敌人火力,掩护五班、六班撤退。”全排撤到安全地带后,史光柱将全排人员重新进行了编组,把轻重火器也进行了调配。尔后,用八六一指挥机向连长报告,请求继续向五十号高地进行攻击。
    当史光柱带领全排冲到距敌人阵地前沿只有五米时,他踩响了一颗地雷。在地雷爆炸的一瞬间,他只觉得两眼一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史光柱用手拍拍脑袋,正常;用手一擦脸上的泥土,摸到了一团血糊糊的肉,原来是他的左眼球被弹片削出了眼眶,只剩一些肉丝粘连着,挂在脸上。史光柱又揉揉右眼,右眼球也被弹片带动的热力严重烧伤。战友们要给他包扎一下,他一把将掉出眼眶的眼球扯掉,大喝一声:“快去拿下高地,向连长报告火速增援我们。”说完,剧烈的疼痛使他昏迷了过去。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步兵第一营穿插。。。。。。

步兵一营为穿插营,主要任务是在战斗打响前越过国境线沿四十六号、四十七号、四十八号、七十六号高地秘密摸到越军防御阵地后方的纵深地带。
    首先攻击七十六号高地、七十七号高地一带,并设法打掉敌人的营指挥所,使其群龙无首,失去指挥。尔后,攻击一○七二高地,截断越军的退路,阻击越军第二梯队对老山主峰的增援,配合二营、三营形成对老山守敌的围歼态势。
    通过介绍“老山主攻团”所部三个步兵营的主要任务就可以看出,“老山主攻团”所采取的战术手段是:隐蔽接敌,秘密穿插,侧翼突破,侧后攻击,分割包围,多路向心攻击。
    我军的各级指挥员也已预料到穿插分队必有一场恶战。因此,除对一营的人员、武器进行加强外,并在作战会议上内定由一个炮兵团随时支援一营的战斗。同时,对一营的战术运用和运动的方式作了专门规定。
    四月二十八日,我军发起的第一次炮火急袭刚过,一营先头连队——步兵一连已进至七十六号高地北侧,并干掉了敌哨兵、占领了其警戒阵地。步兵二连则向四十八号高地展开攻击。同时,步兵三连在张副营长的率领下向四十七号高地发起了攻击。
    一时间,在越军防御阵地的前方和后方到处是炮声、枪声和喊杀声。在穿插路线上,各个高地的越军无法搞清我军的主攻方向到底在哪里,只有固守一地,仓促应战。至早七时三十分,一营的三个步兵连已经夺取了战场上的主动权,对各高地守敌形成分割包围之势。
    直到此时,越军的指挥官才弄清我军的战术企图。为了挽救败局,他们用电台向其上级请求炮火支援——对整条穿插路线和沿线诸高地进行覆盖射击。
    几乎是同一时间,“老山主攻团”为了加快一营的战斗进程,以便尽快占领一○七二高地、形成对主峰的围攻之势,也要求上级炮兵和本团炮兵对穿插路线上的各高地之敌实施炮火急袭。
    起初,是越军的炮火对我穿插路线进行轰击;紧接着,就是我军的炮火对穿插路线上各高地进行轰击。到后来,是双方的炮火在所有地段和高地轮番轰击。整条穿插路线和诸高地转眼间变成了光与火的世界。
    阵地上到处都是弹皮撕破空气的尖叫声,到处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这令人胆寒的爆炸声中,还有一个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情况——满山遍野的原始次生林和高大的毛竹在空中就将各种弹药引爆,这大大提高了弹片在空中的覆盖面和杀伤范围。敌我双方的士兵在这排山倒海般的呼啸声中一片一片地倒下去。
    七时四十分:步兵一连吴指导员被地雷炸伤头部,肋骨被炸断四根,重伤倒在了阵地上;跟随一连的顿副营长也被炸成重伤;一连副连长遭敌重机枪射击,中弹阵亡。
    七时五十分:二连丛副连长带领突击排向四十八号高地发起冲锋,遭敌重机枪射击中弹阵亡;二连王连长在指挥战斗中遭敌炮火袭击,重伤阵亡;二连高指导员遭敌炮火袭击,被弹皮削断左腿,重伤倒地。
    七时五十五分:机枪一连陈连长与陈指导员在指挥作战时双双中弹,几乎同时阵亡;三连副连长在率队攻击中中弹阵亡;随三连指挥作战的张副营长(代理)遭敌炮火袭击被炸成重伤,倒在了阵地上。战斗打响后不到两个小时,在穿插路线的各个高地上,已到处是伤兵和尸体。树枝上、竹林里、草堆里、灌木丛中到处是横飞的血肉和断肢残臂。
    有的尸体被弹片削去头颅,头断之处在咕嘟咕嘟地冒着血泡;有的尸体被炸成几截,五脏六腑被高挂在枝头上,令人惨不忍睹。阵地上那呛人的火药味、刺鼻的尸体焦糊味和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相互交织到一起。战场,被一种令人痉挛的窒息感充满了。
    炮火急袭之后,战场上的敌我双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营的情况是:刘营长、卢政委及在一营参与指挥作战的向副团长率领营指挥所位于四十八号阵地南侧,并指挥着一个六十人的营预备队向一○七二高地运动;步兵三连的建制被炮火打乱,郑连长带领二十多个战士由一○四八高地向一○七二高地运动;步兵二连的阵地指挥员几乎全部伤亡,剩下的战士群龙无首,失去组织;步兵一连的十七名战士,在胡连长率领下,正在继续向一○七二高地的残敌进行攻击……
    从整体上看,一营的战斗力已是基本丧失。就在这残酷的情况下,步兵一营的官兵却没有一个退却,没有一个溃逃。他们从不同的阵地,不同的连队,不同的方向,自动地组织起来:或三五个人一组,或十来个人一班,或单枪匹马向有枪声响的地方去,向有喊杀声的地方冲。老山地区的二十七座山头,几乎每一个阵地都有一营的兵。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血战老山顶,领土一日还,卫国当英雄,血染战旗红!”惨烈拼杀,越军从一段段战壕,一座座山头上败退。四月二十九日凌晨,老山主峰被解放军收复。四月二十八日一天,一一八团就牺牲了一百五十多名官兵,伤员五百多人,全团伤亡近三分之一。

       此次老山作战,第四十师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共歼敌七千一百余人;击毁敌人火炮一百八十八门;坦克四辆;军车七十八辆;摧毁敌弹药库、弹药所六十二个;营房三百五十余栋。 在我军发起进攻的第一天,我“老山主攻团”即毙敌三百四十一名;俘敌七人;缴获冲锋枪二百六十四只;轻机枪十五挺;重机枪十七挺;高射机枪十五挺;四零火箭筒十七具;六零迫击炮十二门;八二迫击炮八门;八二无后坐力炮十三门;电台十一部;各类炮弹八千余发;手榴弹五万枚;子弹三十二万余发。在后期的防御作战中,战果更为显著。 

战后,“老山主攻团”涌现出四个一级战斗英雄,分别是:史光柱、陈洪远、张大权、尹光中;八个二级英雄;还有一大批英模集体。全团荣立集体三等功。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尹光中云南省开远市人。1980年入伍。曾两次代表集团军参加全军运动会和原昆明军区运动会,荣获昆明军区军事全能个人第二名。当年尹光中班长为攻克54号高地做出了突出贡献,为二营五连攻占老山主峰扫清了最大的威胁。为表彰尹光中同志的英雄事迹,中央军委授予他“战斗英雄”称号。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今日一级战斗英雄史光柱风采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当年英雄史光柱油画形象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1991年3月战斗英雄陈洪远和战友在老山。(英雄双目失明,1984年9月10日被中央军委授予“孤胆英雄”称号,9月15日全国各大报纸头条均登载本新闻)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随后五年内,越军抽出大量王牌军队进攻老山,但是只留下大量尸体和伤兵。 我军也有九百五十七人壮烈牺牲。。。。“金戈铁马,风雨艰辛”。老山战役中全体参战官兵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及严峻的生死考验,丹心映边关,血肉铸长城,不忘边防战士的神圣职责,以无私奉献及有我无敌的气慨,见危受命,临难不苟,用鲜血和汗水护卫着脚下的每一寸土地,忠实地实践着自己的誓言——“宁可一腔热血流,不让祖国寸土丢!”光荣!属于我们的战士和人民,是他们,枕戈待旦,栖身于猫耳洞中,坚守在前沿阵地;是他们,栉风沐雨,巡逻于边境要道,设伏于深山密林;是他们,前赴后继攻坚夺隘,舍生忘死奋勇支前。生活在今天的我们,不能忘记他们!

纪念对越老山战役胜利三十周年!
二十多年后,当年的参战老兵、社会热心人士,以及凤凰台的记者来到麻栗坡,他们重上老山,到烈士陵园祭奠烈士,来追思那一段硝烟岁月,缅怀为了捍卫祖国尊严而英勇牺牲的烈士……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今日老山战役战场全貌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左起:战斗英雄尹光忠,战斗英雄张大权儿子张平,战斗英雄史光柱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原老山英雄连尖刀排排长任津平重返老山与凤凰卫视记者李见茵等工作人员在老山主峰。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战斗英雄史光柱(中)120团配属118团2营5连的参战老兵(左)120团参战老兵(右)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原老山英雄连尖刀排排长任津平(右)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原118团参谋长杨功利(左二)原老山主攻三营电台班长李首明(左三)原118团3营教导员刘学邦(左四)老兵马光春(左五)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原118团一排长张川(战残老兵)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前排右起:老山主攻营营长臧雷,九连排长李景平,三营八连连长彭燕良......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原三营八连连长彭燕良祭奠战友


 

 共和国最近的一场战争—对越老山收复战 - 吴荣堂 - 吴荣堂的博客
 今日老山卫士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