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友向往的博客

欢迎您!我的作品《雅缘乡情》已在纵横中文网首发。这是一部爱情、幽默、讽刺长篇小说

 
 
 

日志

 
 

【转载】蒙古语  

2015-09-16 16:25:08|  分类: 【中国风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GELI《蒙古语》

蒙古语情节 - GELI - GELI
现在的蒙古年轻人,会说蒙古语的越来越少,似乎对母语有了情感阻隔。从九十年代开始我们这个小县城的民族学校开始没落,上民校、学自己语言的民族同学越来越少,父母觉得我们在上汉校,即使一开始不会说,但是早晚会学会,而蒙语就不一样,我和姐姐从小为了锻炼汉语水平回到家也用汉语交流,所以经常遭到爸爸严厉的训斥,但是随着社会的进步,汉语成了不得不去学习的语言,连大人们出门办事都不得不说出浓重民族味的汉语。后来因为上汉校的原因,身边的朋友都是汉族,说蒙语的机会越来越少,回家以后用蹩脚的蒙语带着流利的汉语和家里人沟通,有时候没办法用蒙语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然后着急的说汉语,父母是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唉声叹气的说这些孩子是不是早晚要变成汉人。后来,我一度把汉语当成了母语,甚至以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感到骄傲,他们对我的忘本很失望,后悔把我培养成没有教养的孩子,可我当时却觉得他们非常迂腐。

然而,等我真正理会到不会母语的悲哀,再拣起记忆深处的属于童年的语言,早已力不从心。在西安上大学的日子,听不见蒙语的日子里,那种煎熬,那种想家,想父母,那种想念说蒙语的环境,感觉自己不再以蒙古人的身份活着,身边的人早已忘记我是一个少数民族,只有我带着父亲姓名带着特殊符号的身份证才能证明,直至毕业回到家乡参加工作,身边接触的蒙古族越来越多,虽然他们也上的汉校,却能说一口正宗的蒙古语,而我这个被汉化的朋友总是受到另类的眼光,出去参加聚会,能歌善舞的蒙古同胞们各个都能唱上一段,遇到这样的场合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悲哀。

几乎所有城市里的蒙古族家庭,关注的都是孩子的汉语或者外语成绩,至于会不会说母语反而没人理会,甚至有人从来没有考虑过。即使在农牧区,家长为了孩子的前途考虑,还是会将孩子送进汉语授课的学校。无数蒙古族家庭经历着这样的文化悲剧,并非轻易能够避开的。恨恨的骂几句“数典忘祖”,完全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就拿个人的现实利害来说,孩子们学好汉语,中学毕业后可以报考全国各地的名牌大学,即使考不上大学也能顺利的找到工作。而学蒙古语呢,报仅有的几所高校,还要限制专业,毕业后只能到偏僻落后地区。可怜天下父母心,人生的竞争是那么激烈,他们怎么忍心让孩子花费十几年去啃已不太“有用”的语言呢?就这样,尽管年迈的老人在一旁不停的责骂,尽管客厅的墙上依然供奉着成吉思汗的画像,父母还是把孩子送到了汉语学校。是的,谁都知道母语维系着民族文化的精魂,维系着几千年的文明,每个民族的文化和语言,都是母子连心,而人为的把孩子剥离母亲的怀抱,这不能不说是人类的悲剧。是,谁也不能草率的判断父母对错与否,因为这中间有爱,更多的则是赫然横着一个无可奈何。这种痛苦在蒙古族家庭早就有过,三世同堂,第一代讲的是蒙古语;第二代既讲蒙古语,也讲汉语;第三代却只懂汉语。因此,两代间的沟通需要翻译,而每一次翻译都是语义和情感上的重大剥离。亲人的沟通,不是学术论文或者官方文件,可以经得起一次次的转换,翻译出的多是无奈。结果,仅仅是因为语言,亲人间的隔阂难于逾越,小小的家庭峰回路转。于是,谁也没注意爷爷奶奶辈和父母说起蒙古语,多么婉转,多么回肠,多么自信和骄傲!蒙古民歌一声声唱来,一天天唱来,一年年唱来,有民族感情的蒙古人总是眼中一片湿润!

随着年纪的增长,阅历的增加,我开始对这种情绪产生警惕。因为我越来越发现,语言是一个底座,说一种语言的人属于一个民族,语言不会脱离文化传统而存在,不会脱离那种世代相传地决定着我们生活面貌的风俗信仰。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