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友向往的博客

欢迎您!我的作品《雅缘乡情》已在纵横中文网首发。这是一部爱情、幽默、讽刺长篇小说

 
 
 

日志

 
 

【转载】冷枪从背后打来 让对越反击战老兵最心凉的事  

2015-01-07 10:49:37|  分类: 【怀念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冷枪从背后打来 让对越反击战老兵最心凉的事


冷枪从背后打来 让对越反击战老兵最心凉的事 - 老兵贝尔 - 共和国的战争--老兵和爱心人士的文章

 

死里逃生的兵们面对穷凶极恶的越军越来越有经验对付,刚上战场心虚胆颤的心理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大家面对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也慢慢适应了。战斗之余,在猫耳洞兵们心理一个最迫切的心理就是思念亲人,有恋爱经历代人最热切都期望就是曾经深爱的恋人的来信,尤其实那种安慰鼓励的语气让人顿时充满豪情壮志,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思念。然而,我们能够坦然的面对敌人打来的枪弹对生命的威胁,却非常惧怕冷枪从脊背后面偷袭而来。

    这一沉重的冷枪就是---吹灯!换为时髦地说法就是失恋。

    兵们在战场最盼望的就是亲人问候的书信,最期望的就是得到恋人的理解及安慰。收到家书及情书的时刻是兵们最欢呼雀跃的时候,比打了一个胜仗还开心,尤其实看着远方的她字行里间的含情脉脉的话语,比什么都好受。兵们最刻骨铭心的怕不是被处分,而是怕吹灯。吹灯对于一个与死神打交道的人来说莫过于躲开敌人大量炮弹对生命的威胁,却被自己人从脊背后面打一冷命中心脏那样令人窒息令人悲哀。饱满的精神随即颓废,人似霜打得茄子,让人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慰一颗脆弱的心灵。

    80年代,中国的农村,17、18岁找对象普遍存在。出于报效祖国的红心,当欢送入伍的新兵开拔的时候,很多恋人那种难分难舍的情景的确鼓舞着一种精神,那种期待得话语让人为之感动,为之振奋。

    战争是残酷的,是折磨人意志的试验场。是战场就意味着死亡,是战场就意味着不同程度的伤残,并非人人都是英雄,并非人人都是功臣。尤其是当报纸、电视、广播大力报道伤残军人如何如何等时候,冷枪的命中率陡然变得很高,很是影响着兵们的士气及斗志。

    我有一青梅竹马的同班恋人,高中毕业的时候,两人正式确定了某种关系。我偷偷报名参军就是得于她的鼓励,她说出去闯荡一下也是好事。我就在她的鼓励下改变了命运,毅然穿上了军装。临走的那天晚上我们终于在真挚的安慰中突破了封锁线,第二天,她红肿着双眼送行,在武装部院子里面,她悠悠地对血老开着玩笑说:“将来你成为干部的时候一定会忘记了我!”我笑着对她说:“军人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何况我们….. 我一定不会这样,请相信我的品德!”她笑了,笑道很甜很甜:“去吧,无论怎么样我一定等你回来,你一定得回来,你要知道在这里还有一个爱你的人在等你!”就这样,我坦然的带着她的甜蜜与无限的遐想走了,班车开动的时候,她压抑的泪水喷薄而出,扭过身去。

    84年4月21日夜间,我在6号哨位站岗的时候,4名越南特工前来偷袭猫耳洞,听见动静,我连问三次口令,对方没有回答,我对着发出响动的地方一梭子就干了过去,特工的行动暴露对我也不客气,双方打了起来,听见枪声,战友们从睡梦中惊醒冲了出来,我们追着打了下去,在混战中,我的左小腿被流弹击中,我当时并不感觉疼痛,与战友们终于将4个特工围歼击毙在距离6号哨位100后的山沟里面。后来战友把我扶进洞内一看才知道,我的小腿被一发56式步机弹击中,情况还是很好,还有半截弹头露在外面,战友们用两块单片夹着取出弹头,用酒精消毒后撒上消炎粉包扎起来。

    第三天,我把此情况简单的用28个字写了一封极为简短的信托军工寄给了远在会泽的她。27天后,一份用红笔写的绝交信辗转送到我的手里,(会泽风俗,红笔意味着结束一切情意)我拆开一看脑袋轰动一声就爆炸了,仿佛脊背后面挨了一枪那样窒息,人也呆了,只会看着蓝天白云发呆,怎么样也想不到出现这样的结局。回想着我们曾经的甜蜜与温柔,回想着临行的难分难舍,我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心理在流血。原本饱满的激情随即陷入极度的颓废中,吃喝不香,干活无力,脑袋里面浮现的只是她那悠悠地眼神及曾经的一切。本来要对她解释清楚情况,无奈4月28日中越再次开战,再没有机会给她去信。还是卫生员孔惠珍看到这一切尽量的安慰鼓励我,说了很多知心的话,因为相互的理解,相互的鼓励,两人在血火缠绵的战场也慢慢产生了感情。这是后话。

    也许当时的青梅竹马看到我极为简单的信只提及腿部负伤而不说明情况,心理在想:如此地情况肯定是触雷失去了脚吧。我在后来的时间也没有机会给她回信说明只是轻伤及立三等功的情况。她权衡利弊很久,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终于下了无法与残疾人生活的结论。就这样,一段温馨的恋情以失败而告终。一个月后,再次收到她结婚请柬的时候,我也坦然了,人总是要往高出走到阿!我也明白到了我该彻底死心的时候了,再说我也不能勉强她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的命运及前途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就光荣了,何苦又去连累别人呢?何苦又去让她为我提心吊胆呢?在有8次吹灯经历的老兵张玉江的安慰下,犹如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还不如坦然的祝福她吧,我拿出了军人顶天立地的勇气,拿出了生命中仅有的财富,拿出了一颗真诚祝福她的心,于是我把父母给的以及积攒下来的津贴费200元作为对她新婚的祝福,再次托军工从前线寄给了我曾经朝暮思念的恋人---现在别人的妻子。当我回去看望死难战友亲属的时候,再次看见已经成为母亲的她,我们默默无语。当她明白只是误会的时候,悔恨的泪水不断地流下,但是一切已经远去不复存在。

    吹灯,成为老山战区一颗颗冷枪弹,在背后沉重的折磨着我们,打击着我们的意志。象我这样遭遇冷枪袭击的兵们实在是多得数不胜数。为此,吹灯的兵们由衷的感叹:

    ---啊!大兵!

    假如你是英雄并且凯旋归来,我就是你的妻子!

    荣誉是我们的。

    如你是革命烈士并安息,我就是你的未婚妻!

    你的功劳有我的一半。

    假如你是伤残军人并进入荣军院,我就是你的朋友,

    当我缅怀你的时候,我一定会来看望你。

    因此,出生入死的兵们迫切都由衷的希望得到后方的理解。

 

 

 

原创:江湖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